人族步兵同人小说:无声的呐喊


更新时间: 2019-07-10

  “三……二……一!举盾!”士兵们举起盾牌,冲向他们的是两米多高的兽人步兵、巨大的科多兽和嗜血的狼骑兵。

  等他回过神来,盾已经碎了,兽人腥臭的巨斧重重拍击在士兵的胸甲上,随着一声闷响,他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五脏六腑在腹腔中翻滚成一种具体的疼痛,目睹这一切的圣骑士高声吟唱,圣光包裹住他已经破碎的灵魂,他感到温暖,他模模糊糊的看到纳鲁的形象,昏了过去。

  他的耳朵先醒来,听到有游吟诗人在弹唱,甚至听出了诗人手指的茧,听到酒保把调好的酒摆到桌上再推出去,那杯晃动的液体里好像还有发酵的水果,听到两个男人愤怒的争吵,其中一个抡起了椅子。然后是鼻子醒来了,闻到自己嘴里的酒味,闻到趴着的桌子是橡木制成的,他还睁不开眼睛,头疼的厉害,兽人野蛮恐怖的形象还在冲击着脑子,他努力控制着身体,从脚趾开始,一寸一寸的夺回控制权,先是小指,然后是全身的肌肉,他挣扎着抬起头,用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

  在刺眼的炫光后,他的眼睛慢慢适应了,他看清楚自己在一家酒馆里,他的皮肤也醒了,身上穿着亚麻衣服,有些轻微的刺痛,他有些茫然,酒保看他醒来,递来一杯水,他想说谢谢,但张开嘴后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他又试了试,最终只从喉咙里发出口水吞咽后的一个破碎音节。

  他喝了口水,站起身来,决定先弄清楚自己的处境,这个喧闹的酒馆他从来没来过,他走出酒馆,外面是喧闹的街道,有农夫牵着奶牛从街上走过,有漂亮的女人在阁楼的窗口张望,有一群孩子追逐一个破旧的皮球。

  这座城市真繁华啊,漂亮的街道,平整的路面,物资看起来也很丰富,他沿途看到许多运送商品的推车,他甚至看到商铺里还有黄金首饰出售,已经很多年没见到黄金首饰了,自从战争开始以来,帝国的一切物质都紧紧围绕战争服务,怎么会让宝贵的黄金做成首饰。

  他怀疑自己已经死了,正漫步在天堂里,天堂原来是一座城?正在畅想时,他忽然注意到街边有几个头戴黑色披帽的僧侣,是侍僧!

  他下意识去摸腰间的剑,空空如也,亡灵的侍僧为什么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城市里?他带着巨大的疑问穿过人群,几位侍僧没有注意到他,继续鬼祟地低语着,直到他走到足够近的地方,侍僧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紧张地从僧袍里掏出匕首,他在三米远的地方站住,注意到侍僧的小动作,“五个”,他在心中默念。

  他是久经沙场的战士,这些孱弱的侍僧当然不是他的对手,在击倒两人后,其它三个四散逃走,此时他已经察觉到一些异样,他在战斗中察觉正在挥拳的这具身体不是他本来的那具,他自己那具在战斗中打磨的躯体速度绝不会这么慢,在打斗中他注意到路人的反应,人们惊讶有人会攻击僧侣。

  打倒两个跑了三个,他已经知道他所处的不是原来的时空,这应该是在战争爆发前的时空,人们对侍僧还没有基本的警觉。而更另他绝望的是面包店的招牌,招牌上写着——“斯坦索姆面包坊”。

  没有哪个人类士兵不清楚斯坦索姆发生的事,也正是斯坦索姆的故事激励着他们坚持奋战,无论敌人是天灾还是兽人。他回想起之前看到的,街边堆满粮食的推车,他想起墙上奇怪的标记和符号本身蕴含的能量。

  他开始奔跑,刚开始他攻击沿途看到的所有侍僧,然后他拼命的一家一家拍门,想引起居民的注意,后来他想起了什么直奔斯坦索姆郊外,他的声带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太渺小了,他阻止不了灾难发生,他太渺小了,他救不了注定会感染的居民,但也许他还有一点机会,有一点机会提醒王子他将做出怎样的疯狂举动。

  在奔跑中,他感到整个身体都烧着了,直到一口血从口中喷涌而出,看来这具身体还没办法承受这样疯狂的奔跑,他捂着胸口从斯坦索姆的吊桥出城,他跪在吊桥上张开双臂,用最后的意志力强撑着不晕过去,想进城的百姓他拦不住,而他想拦的人已经到了斯坦索姆附近,他远远的看到阿尔萨斯军队的旗帜已经立在斯坦索姆的郊外。

  他死在桥上,直到意识消失前,他一直保持着阻止的姿态。他在心底拼命呐喊着,在自己临终的幻觉中,看到阿尔萨斯听从了他的劝谏。

  死掉的士兵都会被就地埋葬,战争开始后,几乎所有士兵都只能就地埋葬,在骑士的支援下,兽人的进攻遭受了巨大的挫败,阵地守了下来,只是参战的步兵团几乎全军覆灭,他与一同阵亡的士兵尸体躺成一排,供幸存的战友们寄托哀思,那位支援他们的圣骑士在他的墓前嚎啕大哭。

  不出十年,他们的墓地就会被遗忘。新的孩子会成长为老兵,而哪怕最熟练的人族老兵,仍然无法独自应对普通的兽人步兵。红姐聊天报码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