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本历史小说《蚍蜉传》谓之蚍蜉又如扑火之飞


更新时间: 2019-07-08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网上的小说千千万万,但是很多书迷依旧会出现书荒的情况,这很可能是大家只关注到大神作者的著作。殊不知还有很多不出名的小作者,也能写出令人流连忘返、回味无穷的小说。今天小编就给大家介绍四本历史小说,《蚍蜉传》谓之蚍蜉,又如扑火之飞蛾,当车之螳臂,这几本小说一直存在小编的书架中。元召把最后的几块獐肉串架在火堆上,慢慢翻转几下,又把早些时候特意給灵芝烤好的一小块儿递给她。灵芝其实一直都并不喜欢吃太油腻的东西,和苏红云一样平日只素食的多。但这次例外,她吃完两只螃蟹后,又接过今天的第二块烤肉来,细碎洁白的小牙一丝丝咀嚼着,在旁边安静的看元召做那些事,如月牙般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似乎连俩眉弯也都是欢喜。小胖子很是惊奇的咦了一声:“灵芝姐!你不是说女孩儿家不能吃肉的吗?怎么今天吃了这么多?”灵芝似乎是某种心思突然被打断,蓦然红了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要你管!小胖子,是不是几天不拧你,耳朵又痒了?”马小奇缩了缩头,似乎有些惧怕灵芝的手段,又专心的啃起手中的螃蟹甲盖来。元召不禁暗笑,灵芝眼角瞥见他的笑意,却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害羞的拿了两串烤好的肉去她娘亲身边坐去了。那锦衣小公子抬头看看,有些羡慕他们之间的温馨,又转头去看自己舅舅那一帮人,却见那些大人无暇理会几个孩子,一帮人离那边走进了些,都在紧张的观望不远处双方的打斗。原来这一盏茶的功夫,双方又已是比试过了两场,却都是也力胡那些匈奴人胜了,好在他们虽然狂妄,也知道这是在大汉国土上,是以下手留有分寸,只是給对方些皮肉伤,倒不敢杀伤性命。绕是如此,那几人被弯刀所伤之处已是鲜血淋漓,这边众人锐气大减。众人看的明白,这帮匈奴人绝对个个都是习武高手,身形诡异,刀法凛厉,想来在草原上也是上乘的了。王恢心下愤懑,自己这帮人都只是习惯战阵冲杀的,如何能是这些匈奴人的对手,回头看看受伤的几人,难道今日就要甘心受此折辱吗?陕地天灾,自天启年间便已经开始,到了今年旱魃为虐、草木凋零,从清涧自肤施沿路而行,目及所在,无不是赤地千里、十河九枯。然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旱情未了,蝗灾、瘟疫接踵而至,百姓无食且病,饿殍枕藉,惨毒万状。马懋才这次专程回乡看了看,因为有着自己的关系在,家中以及几个亲近的亲戚日子还算过得去,然而更多的百姓因走投无路不得不掘草根、采白石为食以至于为了一点儿口粮卖子鬻妻。更令他悚然的是,听说有些地方甚至“人相食”。马懋才在五月间结束了对陕地灾情的考察,并以自己所见所闻,详实记载在了《备陈大饥疏》,上奏崇祯帝。其中不但有着“民争采山间蓬草而食,其粒类糠皮,其味苦而涩,食之仅可延以不死”、“最可悯者,如安塞城西有粪场一处,每晨必弃二、三婴儿于其中,有涕泣者,有叫号者,有呼其父母者,有食其粪土者”等等惨绝人寰的描述,更有如“民有不甘于食石以死者始相聚为盗,而一、二稍有积贮之民遂为所劫,而抢掠无遗矣。有司亦不能禁治。间有获者亦恬不知畏,且曰:死于饥与死于盗等耳,与其坐而饥死,何若为盗而死,犹得为饱鬼也。”的言语。也许在此时的朝廷各级看来,只不过是些饥民而已。他们却浑无法想象,在一年、三年以至于十年二十年后,这些饥民将会与各地逃兵、矿徒甚至白莲教徒等等合流,使反抗朝廷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崇祯八年,在马懋才写下《备陈大饥疏》的八年后,陕、晋、豫、川、楚、淮等地叛逆愈演愈烈,遍地皆贼。不自量力而妄图撼树者,谓之蚍蜉,又如扑火之飞蛾,当车之螳臂;知其不可而为之者,或曰愚公,或曰夸父,然若其以鸿毛之身怀凌云之志,则亦可称为英雄。“那一年你还是二十岁的小伙子,血月之象现,我们便成功的夺得了帝位,那时的大陆,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天下大乱!我都不知道那时的大陆篡权夺位成功的人有多少,虽然我们都已经灭杀了他们,但,那时候的记忆我一点也不愿想起,太恐怖了。现在六十二年过去了,你已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血月之象又起,可能,荆朝江山不保。”那位老者忧道。“你现在已经是八十二岁的老人了!你还能够坚持几年?我建议你还是早立太子吧!”那位老者叹了口气劝道。“我也知道,可,我的儿子们有哪一个可以堪此大任呢?没有!我的外孙自小便只愿做一介武夫,不愿做这个皇帝,看来,只有朔忆了。”荆帝转身握拳淡淡道。他自己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已经五十岁,一直觊觎这他父亲的皇位,如果没有朔忆与军宁铁骑镇住,恐怕早已拥兵自立了。二儿子便是朔忆的父亲,从小便不爱学习,好色成性,现在他所娶的妾已经超过了三十位,三儿子庸庸碌碌,只能是一城之主的才能。那位老者微微皱眉,他是看着朔忆长大的,他知道以朔忆的才能,帝位对于他绰绰有余。至于荆帝的三个儿子的话,那位老者是不屑一顾的,三个基本是废人的人,不会是朔忆的对手。月落是位诗人,起码他是如此为自己定位的。于他而言,诗人是需要灵感的,而灵感永远也不会出现在他家的餐桌之上。于是乎以诗文之名行旅游之实,倒是把地球乱七八糟的给兜了个遍。许是上帝也觉得这地方真的也没什么引发他灵感的圣地了,很坦然的在一次旅途当中他来到了另一片大陆,当然身体是不可能过来的。其实对于一位浪漫的诗人而言换一个环境其实一切都还可以接受,何况依旧是出身于大户人家,命运果然还是对我们的诗人多有青睐。乌镇刘家,世代行医,虽算不上达官贵族,在镇子里却也颇受人们爱戴。家主刘烨悬壶济世在远近村镇倒也小有声名。家中长女刘宁便是月落的母亲,可奇怪的是家中之人对月落的父亲讳莫如深,小月落即不从母姓也不随父姓,月落的名字也是自懂事之后自己取的,家中长辈倒也默认了,不得不称赞家风之包容。值得一提的是月落并未随外公行医,倒并不是我们的小诗人不乐意普济世人,只是在小月落三岁的时候家中就住进一位长辈,负责督导小月落所有生活之内或之外的琐事,说是长辈其实也只是与月落上一世年龄相仿,所以倒不会显得有什么代沟之类的问题。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小月落单方面的想法,大叔可并不会觉得这么个小不点可以与自己坐而论道,当然他也从来不教授这些,或者月落怀疑这位有些许猥琐的大叔压根也不会什么四书五经之类的玩意儿。大叔是月落对这位体型瘦弱面貌普通属于那种和谁都有些相似之处的师傅的唯一官方称呼。大叔倒也随和的欣然接受了,不知道是天性乐观还是处事淡然。十六年弹指即过,小月落也已由当初的幼儿长成一位翩翩少年,许是随了母亲的容貌,少了分刚毅挺拔,却多了几分书生秀气。十几年来大叔带着月落跑遍了附近的村镇,但即使是身为母亲的刘宁却也不知道这一大一小两师徒都在忙些什么,或者说月落这些年来都学会了些什么,她只是盲目的相信着一个人,一个把月落带到这个世界的。